从新主流电影崛起看中国电影新气象

2022-11-14 13:06 新华每日电讯阅读 (56097) 扫描到手机

来源:11月14日《新华每日电讯》

作者: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康淼、吴剑锋、颜之宏

金鸡报晓,光影荟萃。伴随金鸡奖各项大奖一一揭晓,2022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在厦门落下帷幕。本届金鸡奖,新主流电影《长津湖》斩获两项大奖,《人生大事》《爱情神话》等现实主义影片收获颇丰……

尽管受疫情影响,中国电影行业面临困难、整体承压,但随着一批具有历史深度、时代高度的作品出现,中国电影行业正展现新的气象。

“中国电影从来没有‘躺平’过,我们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!”《长津湖》总制片人于冬在颁奖典礼上说。

11月12日,电影《长津湖》获得第3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。当日,第3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典礼在福建厦门举行。新华社发(曾德猛 摄)

致敬人民:以凡人铸就英雄

在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,电影《万里归途》一路强势,成为国庆档票房冠军——这也是新主流电影连续第四年领跑国庆档票房。

既具有坚实的主流价值观,又具有商业电影的娱乐性和艺术性,“新主流电影”近年来渐成行业高频词。本届金鸡奖入围的六部最佳故事片中,《长津湖》《我和我的父辈》《狙击手》三部新主流电影占据半壁江山。

“近年来,众多优秀的中国电影导演扎根人民、潜力创作,推出了一批思想性与艺术性兼备的新主流电影作品,这其中既有知名导演热忱描绘新时代新征程的恢弘气象,也有青年导演坚持守正创新,为时代和人民放歌。”中国电影家协会副秘书长杨烨说。

图为电影《长津湖》海报

新主流电影何以摆脱传统窠臼,讲述入脑入心的故事?不少电影人认为,“以凡人铸就英雄”是近年来新主流电影的一大突破。

“一部电影,要想引起观众共情,角色必须贴近生活。”导演刘潇说,近年来口碑较好的新主流电影,都更加注重呈现人物身上的瑕疵与成长,这样的平民英雄无疑更贴合观众的观影需求。

“让英雄回归寻常烟火”渐成行业共识。在《万里归途》中,外交官虽然有着坚定使命,但面临生死抉择时,同样会展现恐惧、痛苦和挣扎;在《狙击手》中,英雄没有“神话色彩”,敌人也摆脱“脸谱化形象”,冷枪冷炮下的战士更显铁骨铮铮;在《我和我的父辈》中,舍身为国的父辈故事背后,依然是一个个普通家庭,而纵观该系列影片,从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到《我和我的家乡》,再到《我和我的父辈》,一脉相承的同时,视角也愈发平实……

在复盘《我和我的祖国》时,导演黄建新感慨道,“电影就是拍人民,主角还是要选择重大事件中最普通的人,这些人有自己的个性,有的执拗,有的沉默,有小缺点,但是内心深处始终怀揣对这个国家的爱。”

图为电影《人生大事》海报

在厦门大学电影学院教授郑国庆看来,新主流电影的强势崛起,同样离不开新生代电影人的努力,“新生代电影人往往能将主流价值、电影艺术与市场有机结合,从普通个体的角度切入,塑造体现新时代价值的平民英雄。这样的方式使得人物形象既有贴近普通人的一面,又有审美的教化作用,达到‘润物细无声’效果。”

镜头朝下:寻找真实与温暖的力量

这一次,导演文牧野带来自己的电影《奇迹·笨小孩》。这一次,主角依然是平凡人。

“一个两手空空的年轻人,如何与一座城市共同成长?”面对这一命题,文牧野依旧选择“目光向下”——镜头里,那个带着身患重病的妹妹闯荡大城市的平凡少年,用“不服输、不认命”对抗生活的种种苦涩,在守望相助中闯出一番天地,或许这是对“奇迹”的最好注解。

图为电影《奇迹·笨小孩》海报

本届金鸡奖,《奇迹·笨小孩》获六项提名,影片的“现实感”让许多人印象深刻。镜头里,导演没有回避繁华都市里的城中村,人们可以看见由小人物组成的“奇迹小队”,巨大玻璃幕墙外沾满落日余晖的“蜘蛛人”,以及简陋小巷里疾驰而过的电动车。这些身边的凡人琐事,让观众更加真切地感受到小人物的奋斗。

“电影里加入的角色,更多的是追求更美好生活的普通小人物。我们希望向观众传达:每一个努力拼搏奋斗的平凡人,都是奇迹的创造者。”文牧野说,在剧本动笔前,影片主创团队到深圳做了一个多月的“田野调查”,足迹遍布华强北、三和人才市场等。这些来自工厂与出租屋的灵感,恰恰赋予影片独特的生命力。

近年来,一批根植现实生活、关切社会话题的影片逐步赢得市场。与此同时,一些现实主义题材电影敢于触及社会热点,但并不一味放大矛盾冲突,而是刻画人性中的“真善美”,在温暖与尖锐间达到了平衡。

本届金鸡电影论坛·学术峰会发布的《中国电影十年艺术发展报告》指出,近年来,一批中国电影在相对温和、温情的风格中,关注大时代下普通人的生存境遇、边缘生活、人性挣扎、亲情冷暖,它们在主旋律电影之外,提供了一种更有现实穿透感的影像呈现。

11月10日,青年电影人与投资人在金鸡电影创投大会上交流电影创意。新华社记者 颜之宏 摄

守正创新:用现代技术点亮中华传统文化

手持乾坤圈、身披混天绫、脚踏风火轮……2019年暑期,当带着黑眼圈的哪吒出现在银屏时,许多人感到前所未有的亲切。那一年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票房一举突破50亿元,登顶中国动画电影票房之最。

哪吒是当下国产动画“封神演义”现象的缩影。近年来,中国的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成为电影创作的不竭源泉。从“大圣归来”到“魔童降世”,从“白蛇传”到“封神榜”,接连登陆银屏的中国传统神话故事,让人们看到国产动画的巨大潜力。

“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,这是中国电影人能够继承和发掘的最宝贵遗产。在动画电影和科幻类型电影领域,我们的神话传说、志怪传奇、武侠小说,无疑是电影人寻找灵感源泉的富矿。这些年的动画电影,一方面让我们看到中国动画电影制作水平取得了长足进步,另一方面也可以发现中国动画电影人想象力的迸发和解放。”厦门大学电影学院副教授张艾弓说。

在根植传统文化的同时,创新也是国产动画能够打破海外动画电影垄断的另一重要因素。一段时间里,国产动画因“低幼劣质”被广为诟病。今天随着影视行业调整,一批新生代导演沉下心来,将现代视觉特效与中华传统元素结合,取得了不俗反响。在电影《新神榜:杨戬》中,赛博朋克的科幻感与CG镜头中水墨画二维画面的碰撞显得别出心裁;而电影《哪吒》的特效更是接近80%,一共动用了数十家制作团队。

“当三维动画等技术在回望悠久历史古国、反映历史传奇事件中大放异彩时,我们感受到上下五千年文明经过影像化之后特有的魅力。”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杨俊蕾说,在数字技术全面兴起的时代,制片技术、放映技术和数据存储技术等,都为中国电影丰富、多样、持续、稳定、全面发展起到重要推动作用。

多位影人也提到,在处理科技与传统、视效与故事等关系时,国产动画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张艾弓说,与华丽恢宏的视觉塑造相比,当前国产动画电影仍需努力补足表达滞后的缺憾。

“十年来,中国电影文化主体性更加凸显。这种文化主体性不仅仅是包括我们讲述的中国故事,呈现中国人特有的情感结构,更重要的是在创作中体现我们的现代意识和全球视野。我们相信,中国电影在中华民族复兴伟大中国梦的实现过程中,会提供更强大的价值引导力、文化凝聚力和精神推动力。”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、中国电影家协会理论评论工作委员会会长陆绍阳说。

<blockquote id='hIWBV'><sup></sup></blockquote><sup id='wcxPh'><ins></ins></sup>
    <listing id='lpLotByY'><dir></dir></listing><ol id='yMy'><u></u></ol><thead id='tqudQD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thead>
      <bgsound></bgsound>
      <em id='SCIQnFK'><ins></ins></em>
        <fieldset id='EZ'><pre></pre></fieldset><base id='wXjs'><thead></thead></base><legend id='jMeXIcNy'><address></address></legend><fieldset id='hKd'><l></l></fieldset>
          <font id='yPo'><i></i></font><fieldset id='XMMnTVOe'><nobr></nobr></fieldset>
          <kbd id='SqLVRn'><pre></pre></kbd><listing id='iYKB'><comment></comment></listing>
            <em id='VAoCB'><comment></comment></em><del id='gTZe'><sub></sub></del>